您的位置:首页 >频道 > 娱乐 >

于小彤和《长相守》的“恩”“缘”“情”“丑”

2020-06-01 16:34:01    来源:羊城晚报

励志剧《长相守》正在全网热播中。该剧改编自网络小说《木槿花西月锦绣》,讲述了原家三公子原非白(于小彤饰)、南国世子段月容(关智斌饰)和孪生姐妹花木槿(毛晓慧饰)、花锦绣(楷旋饰)在乱世中与命运抗争的传奇故事。

剧中,于小彤一人分饰两角,扮演一对孪生兄弟。这本该是一次展现演技的高光时刻,却被造型抢走了风头——《长相守》的服化道遭遇网友疯狂吐槽,尤其男主角原非白的烟熏眼妆、非主流刘海,实在与原著中“庭周战国时代第一美男子”的设定相去甚远。

于小彤对自己的造型如何评价?挑战孪生角色感觉怎么样?对这部戏有何特别的情感?在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中,于小彤讲述了他和《长相守》的“恩”“缘”“情”“丑”。

恩:“‘双李伯乐’是我的恩人”

2007年,于小彤出演电影《梅兰芳》进入演艺圈,后被该片的副导演推荐去了新版《红楼梦》剧组,饰演少年贾宝玉。这是他拍的第一部电视剧,由此被该剧导演李少红和制片人李小婉看中,成为荣信达的签约演员。

出道后的于小彤一度叛逆任性,比起演艺事业,更关心有什么事情有趣好玩。2016年前后,于小彤突然发现,很多年龄小的演员都比自己演戏厉害,开始有了紧迫感:“越长大越有自卑感,那段时间我在家对着镜子狂练,看很多经典电影,跟演艺圈前辈学习。”

于小彤坦言,自己的蜕变成长离不开荣信达,“荣信达有很多演员都解约走了,我为什么留到最后?因为‘双李伯乐’(注:李少红、李小婉)是我的恩人,她们是除了我亲妈之外的‘妈妈’,教我做人,陪我长大,没有她们就没有现在的我。”于小彤和荣信达并肩作战了12年,直到约满才离开。

《长相守》于2017年底开机,彼时的于小彤再也不是那个不务正业的叛逆少年了。该剧总制片人是李小婉,于小彤称呼她“婉娘”:“这部戏是新版《红楼梦》之后,我第一次演婉娘制作的男一号,必须全力以赴。”

缘:“切换角色演得快‘精分’”

《长相守》中,起初于小彤的角色并不是三公子原非白,而是四公子原非珏。“我很喜欢非珏,他很可爱,我从读原著开始就每天幻想演非珏的样子,拎着个棒子去找三哥决斗。”因为各种原因,临近开拍时换成了于小彤演原非白,但跟原非珏对戏时,他会不自觉地带入情感,还会和扮演原非珏的李浩滨交流心得,“这样是有点讨厌,但我就是忍不住,当对一个角色注入很多感情的时候,会不自觉地对演他的人有所期望。”好在李浩滨和他是关系很好的兄弟,并没有嫌他烦。

出演有很多原著粉的原非白,本身就有很大挑战,而当婉娘告诉于小彤,他还要演原非白的孪生哥哥司马遽时,他一下子懵了,“当时我连‘遽’怎么念都不知道”。他心里清楚,一人饰两角的风险系数更高,还不如专心演好一个:“但我有信心,开机前两个月我重读了原著和剧本,把所有角色的剧本都看了,自己跟自己对戏、围读剧本。”

正式开拍后,因为场景、道具、对手演员、拍摄时间等诸多因素的限制,于小彤每天要切换角色演出,原非白、司马遽、假扮原非白的司马遽,有时一天要完成四五个来回的切换。白天演得快“精分”,收工之后他就开始郁闷:“可能因为我是双子座AB型血,常常会想很多,自己跟自己较劲。”杀青之后,他一度陷入抑郁状态,看了两个月的心理医生才恢复。如今回忆起来,他反而很享受这个过程:“能让我为了戏去郁闷、哭泣、伤心,是非常宝贵的经历,演员能经历这样一个阶段是幸运的。”

情:“呈现不同情感不算太难”

《长相守》的故事中,原非白和哥哥司马遽,花木槿和妹妹花锦绣皆是双生子,四个人之间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。在于小彤看来:“弟弟和姐姐是两小无猜的感觉,弟弟认定姐姐是救命恩人,就一定要跟她长相厮守;哥哥和妹妹是一种偶遇的感情,是我比较喜欢和追求的,因为不刻意。”

因为哥哥和弟弟有互换身份的桥段,所以当假扮弟弟的哥哥面对姐姐、以及回归自我的弟弟面对妹妹时,感情戏的表演变得更加复杂。于小彤说,现实生活中身边的朋友会有各种情感状态,都是自己表演的灵感来源:“有温暖的也有冷酷的,我都会借鉴,包括很多影视剧里的处理,所以呈现不同的情感相对来说不算太难。”

剧中有很多老戏骨的加盟,黄觉、宣萱、黄海冰、元华、米雪……“一开始我以为觉哥要演我大哥原非清,后来才知道他是我‘爹’。”于小彤拍新版《红楼梦》时,黄觉去探过班,两人因此相识,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们关系一直很亲近,跟他搭戏非常轻松,他会带着我入戏。”

丑:“没想到什么滤镜都没加”

剧集开播后,男主角原非白的造型被网友疯狂吐槽——他在原著中的设定是“庭周战国时代第一美男子”,但剧中烟熏眼妆配非主流刘海的造型被批“太丑了”。于小彤对这个造型也很嫌弃:“定妆时说的是后期画面会进行磨皮处理,所以妆要浓一点才不会被磨没,没想到后来什么滤镜都没加。”

“小说里的原非白是一个有着神仙气质的人,我觉得自己不配,我的眼睛不够仙,只能靠眼妆修饰得修长一点。至于刘海的设计,其实弟弟一开始很抑郁,喜欢躲在刘海后面,当他因为木槿而打开心扉后,刘海也变短了。”于小彤说,随着原非白的人生进入不同阶段,造型还会发生改变。

于小彤坦言,自己很用心去演的角色,被大家各种吐槽,的确有点伤心。但当发现大家的吐槽多集中在造型而不是演技上时,于小彤又恢复了信心。他为《长相守》付出了很大的努力,因为他想证明“自己可以”。

出道至今十余年,于小彤参演过的影视作品有二十几部,但观众记住的还是最初的贾宝玉。“我不介意永远被认作贾宝玉,可以演一个让大家记住那么久的角色,起码演绎是成功的。而且他是家喻户晓的贾宝玉啊,能演他很幸运。”他怕的是,自己被认定只能演贾宝玉,“不能永远吃贾宝玉的红利,肯定得做自己。我不能任性了,得认清自己,好好努力一步一步走。”

记者 王莉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