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频道 > 娱乐 >

《我是余欢水》郭京飞在“余欢水”的中年突围中,见证自己

2020-05-25 11:44:51    来源:文汇报

郭京飞饰演的余欢水,将困顿的中年、失意的人生和一个个压在身上的烦恼,准确而传神地演绎出来。

■本报记者 童薇菁

一部爆款网剧《我是余欢水》,把郭京飞的表演送上了热搜。这是一个披着喜剧外衣的悲剧故事,郭京飞在剧中饰演的“余欢水”卑微软弱,低到尘埃,却因为一场意外将人生翻盘。喜剧,大抵就是在别人的悲伤中舔舐自己的伤口,大笑之后又令人频觉戳中心事。困顿的中年、失意的人生和一个个压在身上的烦恼,化作准确而传神的表演,让人得以透过那些戏剧性的场景,品咂出生活的苦涩。

这几年频频在影视剧中贡献出好的人物、好的作品,郭京飞的名字,热了起来。“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处境,都是在一个夹缝里边,而且很难逃脱。生活呢,大部分时间是不尽如人意的,这是献给所有成年人的剧。”懂得生活不易的郭京飞,在“余欢水”的中年突围中看到了自己。

2004年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招进了一个“天才少年”,那就是郭京飞。在上海戏剧学院读书时,他的表演就是拔尖的,进入上话后更是直接跳过了跑龙套的阶段,《肮脏的手》《牛虻》《终局》等多部经典话剧让他迅速崭露头角。在上海话剧市场化发展的浪潮中,郭京飞与宁财神、何念一起合作的《武林外传》《罗密欧与祝英台》《21克拉》“爱情三部曲”创下了1.6亿元的票房神话,当时年仅27岁的郭京飞,凭借“罗锅”这个角色拿到了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,那时的郭京飞是一个带着追光在舞台上飞的英俊少年,一身骄傲。

“但那时的我,是演不出余欢水的。”郭京飞坦言,因为自己还没有尝到那种人生的落差感。30岁那年,他做了一个人生中重要的决定,去往影视圈发展,推开门后才发现理想与现实的距离,一切得从零开始,以前话剧演得再好也没用。“你需要的是一个机会,这时候需要自己调整。”

在能演偶像剧的年纪,郭京飞是话剧舞台上的“王子”,当走上荧屏这个更大众的舞台时,留给郭京飞的挑选余地并不多。很多步入中年、或即将步入中年的演员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“事业危机”。从舞台的骄子,到影视剧中的“绿叶”,落寞是肯定的,但郭京飞一直在准备中前行,真诚地面对每一个角色,“你不能再在那儿抱怨。我们是成年人,我们要想到对策,不要等机会真的来临是,心中有马,手中无剑”。

直到他等来了电视剧《都挺好》,2019年这部现实题材作品引爆网络,“苏明成”让他成功斩获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奖,评语为“嬉笑怒骂间,与人物的灵魂紧紧相拥”。去年是郭京飞40岁生日。十年后,在佐临话剧艺术奖、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、话剧金狮奖奖杯旁,他终于有了第一座重量级的影视表演奖奖杯。

很多观众说,“苏明成”有时真的让人恨得牙痒痒,仗着父母的宠爱,从小欺负妹妹,但他又不是完全十恶不赦,对父亲虽然有物质上的依赖,却也没少关心与呵护。放在过去,“苏明成”是郭京飞避之不及的角色,现在反而成为了一种幸运,因为好演员懂得如何通过表演去成就角色,而不是让角色成就自己。

“在看守所被明玉逼着念忏悔书”的这段,被很多观众视为郭京飞表演的“高能”片段,忏悔书本身的戏剧张力与郭京飞的演技相得益彰。从一开始的敷衍与搪塞,到面对明玉步步紧逼时的气愤,随后审时度势不得不念的满腹委屈。每句台词的情绪都不一样,层层递进,人物逻辑非常完整。

类似的“演技大赏”在《我是余欢水》里同样有迹可循。一场“地砖摔”摔上了热搜,剧中的“余欢水”得知噩耗后,直直地晕倒,膝盖跪地,脸擦到了地面,隔着屏幕看都疼。虽然这一摔并不是全剧最出彩的部分,却胜在一个“拼”字。为了角色,郭京飞真的很拼。他说,要走到人物心里,去分享角色的痛苦和快乐,才是表演的真谛。

“必须让大家都看到你,然后才会有更多的选择,才能接到好戏。”实力派郭京飞的心愿很朴素:能够继续创作出好的人物,在“人到中年”后继续闪闪发光。

相关阅读